成功源自寂寞中的坚守

 

人物简介孙万仓,男,汉,19572月生,甘肃会宁人,无党派人士,教授,博士。1998年入选甘肃省 “333科技人才工程”第一层次;2002年入选甘肃省“555创新人才工程”第一层次;2010年入选甘肃省领军人才第一层次。


先后主持培育出“陇油1号”、“陇油2号”、“陇油3号”、“陇油4号”、“陇油5号”等5个春油菜新品种和“陇油6号”、“陇油7号”、“陇油8号”等3个冬油菜新品种,“陇油9号”也基本完成培育工作。主持、参与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公益性行业(农业)科研专项经费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科技部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甘肃省科技攻关项目、国家“863”重点专项等研究项目10余项。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三等奖2项。

目前主持国家科技部科技支撑计划项目“西北旱寒区主要作物抗逆新品种筛选及栽培技术集成示范”、国家科技部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甘肃中北部及河西走廊超强抗寒冬油菜陇油6号中试与示范”等重大项目,着力推进冬油菜北移工作。

 

西北,给人印象很深的一点是干旱、寒冷以及风沙很多的恶劣气候条件。这些因素严重阻碍着当地农业发展和生态环境的改善。面对贫瘠的黄土地和严酷的自然条件,有些人可能会望而却步,而他却在这里辛勤耕耘三十载,播撒绿色的希望,追逐心中的梦想。

从外表看,他是一位典型的西北人,朴素,内向,低调,普普通通。可他却做着优化中国北方农耕结构、改变国家油菜种植格局的重要工作。他叫孙万仓,甘肃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甘肃省领军人才第一层次人选。

“冬油菜北移是一件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事”

    孙万仓教授与油菜结缘始于28年前。28年来,他先后主持、参与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公益性行业(农业)科研专项经费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科技部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甘肃省科技攻关项目、国家“863”重点专项等研究项目10余项,主持培育出“陇油1号”、“陇油2号”、“陇油3号”、“陇油4号”、“陇油5号”等5个春油菜新品种和“陇油6号”、“陇油7号”、“陇油8号”等3个冬油菜新品种,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三等奖2项。

2002年,孙教授出人意料地停止了已经积累丰富经验并取得巨大成功的春油菜育种工作,几乎是从零开始,转向北方旱寒区冬油菜育种研究领域。众所周知,我国油菜生产分为冬油菜和北方春油菜两大产区。北方地区通常极端最低气温为-22.7~­35.0℃,年降雨量100-300mm,年平均蒸发量高达1657.1-3000mm。由于气候严寒、干旱,冬油菜不能越冬,只能种植春油菜。同时,这一地区又是一个迫切需要发展冬油菜生产的地区:一是由于冬油菜本身的产量、含油率及品质高于春油菜与其他春播油料作物;二是由于冬油菜是很好的冬春季覆盖作物,对环境脆弱、沙尘暴常发的北方地区尤其具有重要意义;三是我国食用植物油严重短缺,60%食用植物油依赖进口,由于人口增加和耕地的减少,这种趋势很难在短期内逆转。而我国北方旱寒区有耕地5.5亿亩左右,冬闲地约有3.5亿亩。这些冬闲地如果发展冬油菜生产,对于北方种植结构的改善、国家食用植物油生产以及生态建设,将具有极不平凡的意义。

但是,由于自然条件的制约,特别是北方旱寒气候和巨大的蒸发量,要发展冬油菜生产,解决冬油菜的西移、北移问题,选育抗寒、抗旱品种是面临的最大挑战。

面对这一挑战,一向喜欢想事、做事的孙教授没有迟疑,开始了这在很多人看来不大可能完成的任务。早在1995年,他就默默地开始了冬油菜育种材料的收集和抗旱、抗寒材料的培育;2002年起开始在省内外的旱区、寒区进行冬油菜的试验示范;2007年他根据自己多年对北方地区农业生产发展存在的问题、自然环境状况和对油菜的认识、理解以及多年来大量试验研究依据,在国内首次提出在北方旱寒区发展冬油菜生产、建设我国北方冬油菜生产新区的新思路和观点,并得到科研和生产实践的证实。

“我是个比较执着的人。认准的事情,我喜欢去尝试,即使失败,也想弄清楚失败的原因”,“农业科学研究的目的就是解决农业生产中的实际问题,作为农业科技工作者,我们的职责和任务就是通过创新解决生产中的实际问题,促进生产发展、农民增收。”他告诉记者。

随着研究初见眉目,他很快得到了同行权威专家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油菜遗传育种和栽培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官春云教授多次鼓励他说:“冬油菜北移是一件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事。不仅要踏踏实实做,也要多方呼吁和宣传”。在各方面的支持下,孙教授加速推进他的各项研究工作。

4个超强抗寒冬油菜品种:冬油菜北移的基础和根本保证

北方旱寒区,一般冬油菜品种是难以越冬的,即使国内认为最为抗寒的陕西关中油菜、上党油菜也难以在河西走廊的严冬存活。要实现冬油菜北移,在河西走廊以至整个北方旱寒区发展冬油菜生产,首先要解决冬油菜品种越冬问题。为此,孙教授投入到十分艰苦、旷日持久的超强抗寒冬油菜品种的育种研究工作中。作为育种专家,他非常清楚一个新品种选育的完整周期,往往是10多年之久。为此,在科学的道路上,需要耐住寂寞,坚持坚持再坚持,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早在系统的冬油菜新品种选育研究前好几年,他就将自己筛选、改良的冬油菜种子,托人在老家会宁试种并一代代筛选,不断积累育种材料。在育种方法上,他以自己多年积累的丰富育种知识为基础,采用了最传统的“轮回选择法”,在适宜的育种环境下,把散落在群体中的优良抗寒、抗旱基因,通过实地种植选择出来,聚集优良基因。一遍一遍筛选,沙里淘金,一代一代聚集、改进。很多人对这种育种方法不屑一顾,认为科技含量不高,周期太长。而孙教授却坚持认为最能解决问题的方法才是最先进的方法,后来的研究进展表明,他的做法没有错。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他心无旁骛,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在他眼里,种子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对生产各个环节的不放心便油然而生。播种要亲自操作,与工人一起干;收获与脱粒也要从头看到尾,自己动手参与干。最忙的是在冬前春后,孙教授要不断地奔赴各地实验区查看苗情,指导培育壮苗,测定返青期、越冬率等抗寒指标。因为每一个细节都是评价育种材料、生产技术的最可靠的依据,小小的失误都会使研究功亏一篑。有些珍贵材料他还搬回家中管理,阳台变成了他的试验田,冬季,阳台上摆满了各种育种的“小材料”。

随着研究的顺利推进,为了更好地了解品种抗寒性,孙教授将实验点布置到省内的武威、张掖、酒泉、金塔、民勤、景泰、临夏、永登、环县等地;省外布置到新疆的阿勒泰、塔城、伊犁、乌鲁木齐、拜城、和田、喀什、宁夏的平罗、银川、隆德、青海的西宁、内蒙古的临河、陕北的靖边、以及北京、辽宁锦州等地。随之而来的便是四处奔波,长时间的工作,没有双休日,没有节假日。为了了解、掌握冬油菜的生长发育情况,有时在野外田间极端严寒的条件下连续工作大半天,手脚麻木。



“天上不会掉馅儿饼,对待科学只有认真才可能成事”,在他看来,科研上不存在幸运,“关键是要用心,功夫要到家,时间有保证”。在多个育种实验地奔波12个寒暑后,终于在2008年,超强抗寒冬油菜新品种“陇油6号”培育成功,通过品种管理部门的审定。

“‘陇油6号’抗零下32度极端低温,抗寒性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是我国唯一能在甘肃河西走廊,新疆阿勒泰、塔城、伊犁、乌鲁木齐,青海西宁,陕北、辽宁锦州、北京等地越冬的冬油菜品种,为我国北方旱寒区发展冬油菜生产提供了品种保证” 当孙教授2009年在武汉“863”项目启动会上报告这一研究成果时,得到专家们的首肯并引起巨大关注。在连续几年的多地试验中发现,“陇油6号”在零下32度的极端低温下越冬率高达80-95%,其优异的抗寒性、突出的丰产性、广泛的适应性,赢得了各界的好评。特别是2008年初,在我国南方遭遇罕见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北方也发生冰冻灾害的情况下,在张掖地区持续零下30度的气温条件下,“陇油6号”越冬率达到90%以上。去年12月至今年2月我国华北遇到50年不遇的冻灾,今年3月又遇到反复无常的倒春寒灾害天气,“陇油6号”仍然保持80%以上的越冬率,经受住了严寒的考验。“三月底,看见各地的田间变绿了,我才放了心。”孙教授自豪地说。

紧接着,“陇油7号”、“陇油8号”也相继育成并通过品种审定;“陇油9号”也已基本完成育种工作。抗寒性、适应性和丰产性方面,一代更比一代强。有了这些优良抗寒、抗旱质品种做保证,我国冬油菜种植区域实现由北纬35°(甘肃天水)北移至北纬40°(北京密云)-48°(新疆阿勒泰),北移9-13个纬度的目标完全可能实现。据测算,这片为冬油菜新开辟的广袤土地有4亿多亩耕地,宜种冬油菜耕地9000万亩。这对于我国北方地区应对气候变暖对农业生产的影响、协调农业生产与生态环境的矛盾、提高农业生产对光热水土资源的利用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一举三得

与育种工作同步,孙万仓教授开展了大量的冬油菜北移栽培技术研究和试验示范,主持完成“西北旱寒区冬油菜北移研究及示范推广”等项目。通过集成配套高产、机械化等综合栽培技术,形成适合不同地区,不同耕作制度与品种相配套的栽培技术规程。这些研究在理论上、技术上为指导北方旱寒区冬油菜生产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2年起,在甘肃中部的靖远、兰州、临夏、临洮、榆中、永登,景泰、河西走廊地区的民勤、武威、张掖、酒泉,新疆阿勒泰、塔城、伊犁、乌鲁木齐、拜城、和田、喀什、宁夏的平罗、银川、隆德、青海的西宁、内蒙古的临河、陕北的靖边、以及北京、辽宁锦州等地,以他培育的冬油菜新品种为基础,进行了冬油菜种植试验示范,获得巨大成功。

试验示范结果表明,在这些地区,冬油菜亩产量较胡麻和春油菜增产30%以上,大大提高了油料作物产量,对落实国家食用油安全战略具有重要意义;其次,冬油菜既可以避免秋、春季的土地耕作,在土壤表层形成稳定的固定层,又可以在土壤表层形成较厚的植被层,增加冬、春季的植被覆盖,可有效改变冬春季土壤表层裸露问题,减少沙尘源,改善生态环境;其三,冬油菜收获后可复种马铃薯、玉米与其它秋粮和蔬菜作物,通过复种每亩新增纯收入500元以上。在初步预计推广1610万亩的情况下,由于复种,相当于为国家增加同等面积的耕地,一定意义上缓解了我国耕地匮乏的问题。

孙万仓教授的研究受到同行的高度评价和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096月,根据农业部危朝安副部长的批示精神,中国工程院傅廷栋院士、官春云院士和农业部油料专家组成员来我省河西走廊考察冬油菜的示范情况,给予了高度评价;200910月农业部将冬油菜北移列为行业专项项目予以资助,全国农技中心将冬油菜北移列为全国油料发展三大行业专项之一。孙教授还同时获得了科技部的大力支持,主持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西北旱寒区主要作物抗逆新品种筛选及栽培技术集成示范”、科技部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甘肃中北部及河西走廊超强抗寒冬油菜陇油6号中试与示范”等重大项目。

目前,“陇油6号”、 “陇油7号”、 “陇油8号”已推广至新疆、陕西、山西、宁夏、北京等省的广大地区。其中,新疆创造了单产395.69kg的油菜产量纪录。近几年,计划在北方旱寒区推广冬油菜300万亩,新疆、沿长城一线的冬油菜生产带有望逐步形成,并有效改变我国植物食用油大量依赖进口的局面。

这一系列研究成果为孙教授赢得了赞誉,然而他对荣誉更多的是以平淡看待,“不羡慕荣誉,不嫉妒荣誉”,“我们进行科学研究不是为了荣誉,而是履行自己的责任,解决生产中遇到的问题”,他平静地说。谈到成功经验,孙教授认为,科研人员一定要常到生产一线,“多到一线去,到基层去,才能发现问题,找到研究的切入点,研究工作才能有的放矢”。他的同事们认为,他是一个能耐得住寂寞的人,不爱玩,一心搞研究,每做一件事都非常投入。这印证了国内诸多同行对他的评价:他是一个实干的人,执着的人,是一个很不错的专家。

如今,孙教授又投入到新的研究工作中,开展冬油菜北移西迁所涉及的配套技术研究。特别是冬油菜与其他作物的轮作技术的试验研究,因地制宜地科学调整种植结构,示范推广以冬油菜集成种植技术,以及冬油菜抗寒机理、优质抗病品种选育、病害防治等研究。为了让北方广袤无垠的旱寒大地上开满金色的油菜花海,他在争分夺秒地努力。

          (甘博源、陈志强/文,转载自20105月第187期《甘肃农业大学报》,报纸刊登时略有删节)